回忆那些年的杀马特非主流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3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曾经在大街上上看到的非主流杀马

曾经在大街上上看到的非主流杀马特 非常多而如今 几乎没有了 他们为什么消失了那“杀马特”不该走远,也没有走远。猛然回头,网上最早被叫“杀马特”的那批人,已进入晚婚晚育的年纪。他们来自人海,又复归人海。他们跟我们,原本就从未分开,尽管缺了那么一点互爱。

曾经那些五颜六色的长发,寒光闪闪的耳钉,浓施粉墨的烟熏妆,不过是皮相,终究会被生活收编改造,成为笑骂歌哭中,有点不堪却又带点甜蜜的回忆。那些长大的“杀马特”还在,为这个社会做着不俗的贡献,只是变得更加温顺。

那些年非主流杀马特最大的爱好 就是拿着自己的跑马灯手机放着最喜欢的的士高音乐音量放到最大

有时候 每天拿自己的手拍照卖萌还去拍大头贴每天起床第一件事 就是打理自己的发型 他们留着五颜六色的发型 有的还扎唇钉 耳钉 鼻钉 眉钉 杀马特喜欢的游戏 就是 劲舞团游戏 有事没事经常还去扣扣空间留言

从社会学上分析,主流话语早已被阶层战争的杀伐占领,社会达尔文主义统率一切。孩子们提着易碎的灯笼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在“杀马特”看来,通过夸张造型带来的仪式感成为凝聚社群的必须,青春期的荷尔蒙在非主流的集体认同中找到了归宿。孩子们在群里结识彼此,同时重新发现自我。

杀马特非主流不是没有了 也不是消失了 只不过他们都成熟了 都成家立业了 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