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R新闻,真的有必要吗?I Media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2      浏览量:0
VR 新闻,真的有必要吗?很多需求,

VR 新闻,真的有必要吗?

很多需求,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。

6月7日,重庆晨报上游新闻APP客户端,推出全国首个VR新闻频道。其称,VR新闻的出现,将改变读者阅读新闻的习惯,以前人们通过记者传回的文字、图片和视频了解现场,VR新闻则让读者以第一视角亲临现场。上游新闻对此颇为看重,通过技术、人才、平台化建设优化现有结构,以此树立品牌的新媒体优势。

首先,花生给上游新闻勇敢赞个赞,在未来表现形式并不明确的环境下,执行力如此之强,确实不易,这背后确实有着媒体转型的一份担当。

但,花生想从三个角度,泼一盆冷水。

一、伦理困局

先媚俗地站个道德高地:VR新闻让媒体人、受众都进入了新的伦理困局。

根据新闻通稿介绍,日后内容为:“突发、直播类新闻采访模式。车祸、火灾、体育、娱乐等新闻现场,以及正在进行中的两会、新闻发布会、展会等时政新闻现场”。

首先,可能导致新闻内容的进一步娱乐化。

面对车祸、火灾,这种新闻,做成VR给受众,让其“身临其境”?一般人会愿意去感受现场血肉横飞、肢离玻碎吗?

花生觉得这里面的看客多半都是娱乐心态,隔岸观火,这样有消费灾难的可能。

其次,从业者的压力风险

VR新闻内容素材异常丰富,包括而不限于文字、视频、音频。同时,新媒体要求发刊速度提高,两者成为一对不可磨合的矛盾。

在重大的时政新闻、突发新闻,都给了值班编辑更大的审稿压力,更大的职业风险。

无论是更讲究“舆论引导”的大陆,还是讲究“政治正确”的海外,媒体都有着自己表达的“禁区”,VR的这组矛盾,很可能导致部分元素突破禁区,从而给媒体从业者带来压力和风险。

毕竟,有不少读者,一直擅长“见微知著”。做惯了中学语文阅读理解的他们,总喜欢从媒体的细枝末节,去推敲“背后的故事”……

二、少就是多,VR太“冗余”

除了可能的风险,VR技术本身,并不符合新闻的价值。

暂且不提,现在VR技术并不成熟,使用效果不佳的技术背景。

先讨论下,新闻的价值。

花生觉得,新闻最重要的是高效地传递信息,为受众决策提供服务。

即合格的新闻除了确保真实、时效之外,更重要的是纯粹、便捷,在体裁上的要求,就是短小精悍,以此达到高效。

而VR实在是太冗余了,他以全方位的现场体验为外衣,实际上包裹了太多没有具体意义的内容,冲泡了一杯三鹿牛奶,看似好喝,实际喝不饱,没营养。

VR新闻的冗余,冲淡了新闻的硬核,也过度占用了人们本就稀缺的“注意力”。这会导致用户使用分化,一种沉浸其中,不能自拔,就像现在没事儿就刷朋友圈,到家就开电视机当背景音的人。另一种,则颇为反感,感觉类似于微信聊天:用文字10秒能看懂的事儿,却偏偏有人要用语音发满60秒。

要知道,从工业化迈向信息化的社会,时间的价值越发重要。

人们开始看重获取信息的“单位时间成本”,比起自学语言、摸索健身技巧、探索行业未来,开始倾向于‘花钱买服务’,这个服务就是信息对称的高效性。

多嘴一句,对于“上下求索”的媒体人,应该效仿一只只松鼠,采集松果、取出松子、嗑出松仁儿,递给受众。高效传递信息,这是安身立命之本。

三、理想中VR的价值可能

其实,VR新闻最好的题材是科技、娱乐、体育。

有时候,所处场景表现要素异常丰富,文字表达会显得贫瘠,这时候强调现场感受,往往是VR最好的使用场景。

科技产品的虚拟演示,娱乐表演、体育赛事的现场,在诸如贝爷探险之类的地方,都是不错的选择。

只不过,马尔库塞在《单向度的人》一书中提到过:由于生产技术的变革,减少了单位劳动强度,同时降低了消费品价格,使得蓝领工人和资本家都能开汽车、看话剧……

在VR技术下,未来我们都能去月球探险,只不过你踩着阿姆斯特朗的脚印,我看着你Gopro的同步传输,踩着自己的地板,罢了。